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恩施  小雨 23℃~29℃   优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生态

去时雪满千山路—和大风起兮《大雪鹤峰》


江 若

你说,来鹤峰看看那片绿。站在山顶上向下凝望,风从遥远的遥远的远山吹来,吹过了千山万水。绿浪起伏,枝叶翻飞,像无数只小小的手掌,在风中招展。阳光似金沙般轻柔地洒下,一片淡金浅碧。春深似海,春深似海。

我说,沙尘暴侵袭了这个城市。天色昏暗如暮,回荡着呼啸的风声。我从窗外望去,一座楼又一座楼,这石头的森林在风的撕扯中巍然不动。风卷起尘埃,枯叶,撞击着玻璃窗,发出沉闷的声响。我无端地念了一句“北风卷地白草折”。

你说,山路旁有一树白花,花朵杯口大,开得密匝匝的。深山里几无人烟,漫山遍野都是深深浅浅的绿,和漫不经意的风。但是它在寂寞中盛放,开得沉静无畏,旁若无人,那一天一地的绿都做了它的背景。想到王维的《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这深山细雨里的一树繁花让心软软的,悠悠的,想起一些事,又忘记一些事。

我说,路过一条街,四周都是高楼大厦,路中央却种了一棵树,树上一个鸟窝。我还以为鸟窝都是建在树林里,就像人类在小区买房。它们知道这座城市原来的模样吗?沧海桑田,人世变幻。这里是否有它眷恋的东西,让它宁愿寂寞地栖息,抑或无奈地守候。有一天,它会不会和我们一样,遗失了对森林的记忆。

你说,忽然就下雪了。独自站在大五里坪的田野上,雪如搓棉扯絮,铺天盖地,转瞬间湮没了远山,消失了地平线。树枝擎着雪,绿叶擎着雪,山路擎着雪,屋顶擎着雪,地里碧青的圆白菜叶子擎着雪。大雪鹤峰,雪作了一幅水墨画,远山层林,小桥流水,浓墨铺陈,淡墨点染,在磅礴大气中不失清淡妩媚。你在雪中行走,觉得人生天地间的渺小,又觉出些苍凉豪壮。你是画中的景,景中的人。雪落无声,可惟有它拨动你畅谈的欲望,千言万语,写之不足,言之不尽。

我说,那天路过梅园,园内春光深锁,只看见围墙上一幅幅图片,题的是“贵妃台阁”、“金钱绿萼”、“人面桃花”、“玉蝶龙游”、“骨红垂枝”、“虎秋晚粉”……是T台上的美人,美丽而遥远。想起那时我们溜到学校的后山,松针苍翠,腊梅盛开,天地间有暗香浮动。那时的你说,每个冬天都应该来看看梅花。可一转眼却又过了很多个没有梅花的冬天。现在的我,只是越来越觉得日子淡若烟云。忙的时候日以继夜,身心俱疲;闲下来也只是喝杯热茶,上上网,看看书,偶尔对着窗外那一小片天空发呆。岁月如静水流深,可以感觉它从指间漫过,洗褪了青春年华。人如提线木偶,随波逐流。慢慢的也就失去了语言,留下难以言说的静默。

你说,其实人在哪里都是寂寞的。在人群中是,在深山中是。你在山顶躺下,仰望天空,想人,想人生。天空蓝得淡然。你听见风吹叶的声音,鸟振翅的声音,雪压枝的声音。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也仍然是寂寞。你想询问什么呢,很多年前已经有人问过:“你怎样想象自己的一生呢,你怎样衡量别人的一生呢,生命有没有共同的意义呢?什么是你的表白?什么是你的隐藏?什么是你的停顿?什么是你的奔流?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谜?你是哪一种禅?”没有答案,没有答案。

你说,我总是在这里等你。去时雪满千山,来时繁花相送。一直在这里。

责任编辑:覃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