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恩施  小雨 23℃~29℃   优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生态

走进木林子


编者按:我州有丰富的原始森林资源,但都地处偏远,披着神秘的面纱。从本期起,本周刊带您探访我州原始森林,且看第一期,鹤峰木林子原始森林。

自从成了这宝库的守护人我便把生命之根同这里的一草一木扎在一起把忠诚的灵魂融附在每片绿叶之上春夏秋冬酷暑雨雪我在这神圣的天堂里巡逻从不计算已绕地球多少圈从不计算已踏破多少铁鞋从不计算已忍受多少饥饿从不计算已经受多少生命危险每天我只想告慰人们这里是与大冰河期抗衡的一个靓点这里是地球宣言一个完美的注脚

———木林子自然保护区守林人心语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片大冰河期未遭劫的原始森林,一幅三十余万亩丹青长卷!武陵山支脉中与天子山遥遥相望的湖北省级木林子自然保护区,以其巨大的魅力,吸引着山内外的旅客。

己丑仲夏,风和日丽,我怀着无限憧憬,随一批来自省、州的文学采风者,从鹤峰县城出发,驱车近40公里,一头扑进她的胸怀!

钻出车门,一拨拨视线便迫不及待地投向那一片原始森林。那山层层叠叠,莽莽苍苍,纷纷从四面八方扑来,似在礼迎客人,又似在展示自己器宇轩昂的气度!一眼望去,只见墨绿、翠绿、碧绿、浅绿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哪是历尽沧桑的古老,哪是盛世勃发的新秀。正“上镜”时,突然飘来阵雨,我等退居楼下,但见山外的日头还是那么亮,远处的天空还是那么蓝。原来,这是“小气候”在沐浴着这一片山林,让它更绿、更亮、更抖擞。阵雨过后,山绿得更可人,天蓝得更通透,雨也在我们的脉管里注入了新的力量和渴望。值得一提的是管理所近旁那两条小溪,那水,清凌得让人由眼及心,涤尽纤尘。据说将这水装在结垢的水瓶里,不久,那瓶胆便光洁如新!我想,这便是化学教科书里说的不含钙镁离子的天然“软水”了。大家不约而同地掬一捧品尝,果然玉露凉心。

初来乍到,尚未登堂入室,就这么清爽,这么惬意,这么心旷神怡啊!

保护区管理所所长吴文杰告诉我们,根据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华中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等有关单位的数十位专家经过多年考察后得出的结论:木林子属第四纪冰川运动孑遗植物的“避难所”,是古北界、东洋界动植物的“摇篮”,是湖北境内乃至整个华中地区除神农架之外的重要物种基因库之一,是古生态研究、物种考察、教学、旅游的理想基地。

次日,仍是天蓝蓝,山青青,几朵洁白的祥云缱绻在那海拔2100米的最高峰牛池之上。我们进入密林,先前那种明快莽苍之感顿消,取而代之的是神秘莫测之感。那树,有的参天而霸气,有的虬曲而幽隐。有的与藤蔓交织,有的与芳草缠绵,那雷折风摧之朽木,或架于矮树之上,或落于草藤之中,管它活树朽木,皆身附蕨苔藻衣。树蔓与寄生,乃原始森林之特征也。

那草,乃百药之旺象,百花之璀灿。她们在落叶腐土中享尽天赐富华;那土,扒开腐叶,黑黝黝的,攥得出油。鸟蚓蟾粪便随处可见,生态的平衡在这里凸现的淋漓尽致;想看看那些林间飞禽走兽的华容,它们却故意同我们捉迷藏,只可闻得远处此起彼伏的追逐声、招呼声。如果我们多住些时日,定能与之相视而笑。

来到山腰,进入珙桐群落保护区。抬头一看,巨大的阔叶树遮天蔽日,树丫里附生的凤尾蕨、石斛及通体苔藓形成的“色浆”与整体的大气磅礴,构成老有所为、小有所依的绝妙!只可惜我们来晚了,珙桐那一年一度盛开的鸽子花,已“飞”出月余了。我们一行还观赏了33个在全国、全省少有或独有的植被群落。好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观,让我们将这属于原始、纯天然的妙趣窥豹一斑。

攀上最高峰峰顶,顿觉凉风习习,清爽无比,整个木林子乃至几个县的边境山河,都尽收眼底。在此,大可咀嚼一番杜甫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句,登高一望而胸无芥蒂。

眼前,便是杜鹃群落,以麻花、紫花、白花为主体的常绿杜鹃在海拨2000余米高寒之地绵延千里,万年亿年生生不息,全国罕见!其杆枝多碗口粗细,然其密不立针的年轮,恐怕上百可数了,每一个年轮,都环扣着坚韧、顽强。全世界杜鹃800余种,中国600余种,木林子这一群落,虽然品种不多,但她们从冰河期走来,它们,为人类站成了一道风景,一群不屈的生命形象!

要读懂木林子,绝非一朝一夕!我们仅从山下往上一路而行,所见一斑而已。木林子,我还会再来的。

责任编辑:覃进之